公积金改革职工福利倍增 并非单纯为“开闸”
发布日期: 2015-03-26 来源:京华时报

  之所以应该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首先是出于维护个人财产的需要。密集出台的住房公积金新政,应是改革的动态表现,而不仅仅是为了扶持哪个产业。

  20日,住建部部长陈政高在住建部召开的全国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,各地住房公积金要进一步降低门槛,增加公积金贷款额度。同时,住建部还将定期向公众亮住房公积金“家底”。

  今年以来,公积金政策发生密集调整。自住房公积金用于租房条件降低之后,国管公积金出台新规,只要公积金贷款人之前一年内没提取过公积金,原先 的“账户余额不足2万按2万计算”,调整为“账户余额不足5万按5万计算”。地方公积金贷款政策也趋于逐步放开。福建和山东济南近日就出台了住房公积金新规,放宽了公积金贷款的限制。

  许多分析认为,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旨在为处于低迷中的房地产市场施以援手。

  这确实是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的现实动力之一。应对趋于增大的经济下行压力,房地产市场不可能置身事外。而激活房地产市场,也是地方政府熟习的施政套路。在楼市调控权力基本下放后,通过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刺激房地产市场,充分发挥房地产对于经济的带动作用,自然成为优先选择。

  但是,假如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的动机仅是如此,即使短期内能达到预期效果,也未必持久。长远来看,功利性的政策使用,只会扰乱市场预期,增加经济表现的反复性,导致政策使用的边际效应过快递减。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。近年来地方对于房地产市场的开闸之举,并未达到预期效果,已经反映出了功利性政策 的局限性。

  因此,对于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应当有更深刻的认知。之所以应该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首先是出于维护个人财产的需要。公积金本质上属于个人储蓄,个人应当拥有相对自由的处置权。过去住房公积金门槛过高,实际上是对公民财产权形成了限制。

  其次,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是提高盘活存量资金,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的需要。住房公积金结余庞大,大量资金过去处于睡眠状态,没有得到善治。在既 要保证经济中高速增长,又必须关闭流动性泛滥的闸门的情况下,盘活包括住房公积金在内的存量资金,将其用于从楼市到民生的各个领域,是应有之义。如果降低 住房公积金门槛过于功利,一旦经济形势有变,楼市再度出现泡沫,是否又要提高门槛?这只会让住房公积金缴纳者无所适从。

  第三,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不能忘记改革这一主命题。住房公积金要解决的关键问题,是能否实现透明管理,能否更切实地保证个人权利,能否将增值 部分让利给缴存职工,能否全国性流转,方便个人提取。密集出台的住房公积金新政,应是改革的动态表现,而不仅仅是为了扶持哪个产业。

  即使现实挑战严峻,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也不能异化成单纯的救市工具,其改革追求不能变。如此,住房公积金制度才能保证公共制度的属性,成为缴存职工稳定和可靠的福利来源。

  之所以应该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首先是出于维护个人财产的需要。密集出台的住房公积金新政,应是改革的动态表现,而不仅仅是为了扶持哪个产业。

  20日,住建部部长陈政高在住建部召开的全国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,各地住房公积金要进一步降低门槛,增加公积金贷款额度。同时,住建部还将定期向公众亮住房公积金“家底”。

  今年以来,公积金政策发生密集调整。自住房公积金用于租房条件降低之后,国管公积金出台新规,只要公积金贷款人之前一年内没提取过公积金,原先 的“账户余额不足2万按2万计算”,调整为“账户余额不足5万按5万计算”。地方公积金贷款政策也趋于逐步放开。福建和山东济南近日就出台了住房公积金新规,放宽了公积金贷款的限制。

  许多分析认为,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旨在为处于低迷中的房地产市场施以援手。

  这确实是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的现实动力之一。应对趋于增大的经济下行压力,房地产市场不可能置身事外。而激活房地产市场,也是地方政府熟习的施政套路。在楼市调控权力基本下放后,通过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刺激房地产市场,充分发挥房地产对于经济的带动作用,自然成为优先选择。

  但是,假如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的动机仅是如此,即使短期内能达到预期效果,也未必持久。长远来看,功利性的政策使用,只会扰乱市场预期,增加经济表现的反复性,导致政策使用的边际效应过快递减。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。近年来地方对于房地产市场的开闸之举,并未达到预期效果,已经反映出了功利性政策 的局限性。

  因此,对于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应当有更深刻的认知。之所以应该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首先是出于维护个人财产的需要。公积金本质上属于个人储蓄,个人应当拥有相对自由的处置权。过去住房公积金门槛过高,实际上是对公民财产权形成了限制。

  其次,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是提高盘活存量资金,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的需要。住房公积金结余庞大,大量资金过去处于睡眠状态,没有得到善治。在既 要保证经济中高速增长,又必须关闭流动性泛滥的闸门的情况下,盘活包括住房公积金在内的存量资金,将其用于从楼市到民生的各个领域,是应有之义。如果降低 住房公积金门槛过于功利,一旦经济形势有变,楼市再度出现泡沫,是否又要提高门槛?这只会让住房公积金缴纳者无所适从。

  第三,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不能忘记改革这一主命题。住房公积金要解决的关键问题,是能否实现透明管理,能否更切实地保证个人权利,能否将增值 部分让利给缴存职工,能否全国性流转,方便个人提取。密集出台的住房公积金新政,应是改革的动态表现,而不仅仅是为了扶持哪个产业。

  即使现实挑战严峻,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也不能异化成单纯的救市工具,其改革追求不能变。如此,住房公积金制度才能保证公共制度的属性,成为缴存职工稳定和可靠的福利来源。

  之所以应该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首先是出于维护个人财产的需要。密集出台的住房公积金新政,应是改革的动态表现,而不仅仅是为了扶持哪个产业。

  20日,住建部部长陈政高在住建部召开的全国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,各地住房公积金要进一步降低门槛,增加公积金贷款额度。同时,住建部还将定期向公众亮住房公积金“家底”。

  今年以来,公积金政策发生密集调整。自住房公积金用于租房条件降低之后,国管公积金出台新规,只要公积金贷款人之前一年内没提取过公积金,原先 的“账户余额不足2万按2万计算”,调整为“账户余额不足5万按5万计算”。地方公积金贷款政策也趋于逐步放开。福建和山东济南近日就出台了住房公积金新 规,放宽了公积金贷款的限制。

  许多分析认为,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旨在为处于低迷中的房地产市场施以援手。

  这确实是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的现实动力之一。应对趋于增大的经济下行压力,房地产市场不可能置身事外。而激活房地产市场,也是地方政府熟习的施政套路。在楼市调控权力基本下放后,通过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刺激房地产市场,充分发挥房地产对于经济的带动作用,自然成为优先选择。

  但是,假如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的动机仅是如此,即使短期内能达到预期效果,也未必持久。长远来看,功利性的政策使用,只会扰乱市场预期,增加经济表现的反复性,导致政策使用的边际效应过快递减。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。近年来地方对于房地产市场的开闸之举,并未达到预期效果,已经反映出了功利性政策 的局限性。

  因此,对于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应当有更深刻的认知。之所以应该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首先是出于维护个人财产的需要。公积金本质上属于个人储蓄,个人应当拥有相对自由的处置权。过去住房公积金门槛过高,实际上是对公民财产权形成了限制。

  其次,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是提高盘活存量资金,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的需要。住房公积金结余庞大,大量资金过去处于睡眠状态,没有得到善治。在既 要保证经济中高速增长,又必须关闭流动性泛滥的闸门的情况下,盘活包括住房公积金在内的存量资金,将其用于从楼市到民生的各个领域,是应有之义。如果降低 住房公积金门槛过于功利,一旦经济形势有变,楼市再度出现泡沫,是否又要提高门槛?这只会让住房公积金缴纳者无所适从。

  第三,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,不能忘记改革这一主命题。住房公积金要解决的关键问题,是能否实现透明管理,能否更切实地保证个人权利,能否将增值 部分让利给缴存职工,能否全国性流转,方便个人提取。密集出台的住房公积金新政,应是改革的动态表现,而不仅仅是为了扶持哪个产业。

  即使现实挑战严峻,降低住房公积金门槛也不能异化成单纯的救市工具,其改革追求不能变。如此,住房公积金制度才能保证公共制度的属性,成为缴存职工稳定和可靠的福利来源。


关注员福网

实时了解更多美高梅手机官方网站行业咨询,了解更多员福网动态,敬请关注员福网官方微信订阅号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