央企员工摇摇欲坠的隐性收入:不同名目福利每年约两万
发布日期: 2014-12-14 来源:新华网
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将于明年实施,此次改革中,央企负责人薪酬将由基本年薪、绩效年薪、任期激励收入三部分构成。央企负责人的薪酬,明确要求对不合理的偏高、过高收入进行调整,要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央企负责人履职待遇与业务支出,央企改革将进入到触及利益的实质性推进阶段。

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将于明年实施,此次改革中,央企负责人薪酬将由基本年薪、绩效年薪、任期激励收入三部分构成。央企负责人的薪酬,明确要求对不合理的偏高、过高收入进行调整,要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央企负责人履职待遇与业务支出,央企改革将进入到触及利益的实质性推进阶段。

李强(化名),供职于五大行国有银行之一,有关负责人的薪酬改革同样引起了他的关注。他并不关心企业的负责人到底能赚多少钱,而是担忧他自己从前那些隐性的收入和福利会否随之取消。

每年都会发放的购物卡,以及被分散到不同名目中的福利,在他的收入构成中占据着一定的比例。

改革的脚步渐近,薪酬改革也成为李强和同事们在私下讨论的焦点。作为央企的员工,他们等待着改革的走向,关注着即将改变他们收入的种种变化。

钱包中渐渐消失的购物卡

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的资讯,让李强和同事的神经都变得有些紧绷。

手机中每每出现央企薪酬改革的资讯,李强都要点开仔细看一遍,遇到一些会涉及到自身利益的资讯,他便会转发到微信同事群中,随后便是引来无数叹息之声,“现在的政策不知道,领导们可能比大家还紧张,大家其实不关心他们挣多少钱,最关心的是大家的工资会不会降,那些福利会不会被取消。”

日前,《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》审议通过,改革的主要目标直指央企负责人的薪酬,要求对不合理的偏高、过高收入进行调整,要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央企负责人履职待遇与业务支出。

李强几年前大学毕业后,在外企、上市企业、央企等诸多机会中,听从父母的建议,选择了一家国有银行总行,因为安稳且福利很好。“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,央企能够确定给我办理北京户口,其他的几家企业都无法保证这一点。”

工作的最初几年,李强每年去超市购物几乎不用花费自己的工资,单位每年发放的购物卡便足以应付他的开销。在他的钱包中塞着商通卡、西单某商场购物卡、某电商网站的购物卡。对于每种卡可以在哪里消费,李强都烂熟于心,“去超市买东西刷购物卡,都成了一种习惯,让我从兜里掏钱去买,倒觉着不太舒服了。”

中央出台八项规定之后,旧的购物卡渐渐从李强的钱包中被拔出,却没有新购物卡填补留下的空缺。结账时,不再潇洒地拿出购物卡,而是翻出钱包中能够用消费积分换取冰淇淋的信用卡,一种失落感常在李强的心里出现。“每年几千块钱的购物卡没了,虽然不会对生活造成什么大的影响,但是这种购物的快感没有了,心理上还是有落差的。”

不同名目福利每年约两万

当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的资讯出现后,李强变得十分敏感,担心这样的改革不会仅仅限于央企负责人,而且会一点点砍掉他们的隐性福利。在与同事的私下讨论中,这样的担忧在许多同事中普遍存在。

除了工资以外,隐性的福利也成为李强薪酬的一个构成部分,而这些钱并不会成为工资条中的一项,在每年中定时发放。

每年6月至9月的四个月中,每个月李强都会收到2000元的防暑降温费。刚工作的第一年,李强异常欣喜,“大家又不是需要在露天作业的工作,就在办公室坐着也有这个钱,而且当时看来发的并不少。”随后的几年中,这种最初的欣喜渐渐消失,而变成了一种习惯,直到现在李强对此已经几乎无感。“要不是这次提出的薪酬改革,我从未觉着这些钱如果要是不发了,会对我的生活带来哪些影响。”

隐性的福利不止于防暑降温费,还有利用不同名目发放的福利。比如卫生保健费、疗养费……许多名目让李强觉着有些头晕,但是不管什么名目,每次都有3000元。“只要是发钱,大家不关心是什么名目。而这些名目也只是发钱的一种需要,每年的名目都会有一些变化,但是发出的钱并不会因为名目的变化而减少。”这样,每年两万元左右的福利,分成多次以不同的名目发到了李强的手中。“这些钱,大家员工与领导发的都是一样的,去领这钱的时候,会有一张表格,领导拿多少钱在上面也写出来。”

在李强看来,越来越收紧的形势,让原本板上钉钉的隐性福利开始变得岌岌可危。他开始羡慕起那些在商业银行的同学,“大家发购物卡,发一些钱要偷偷摸摸,但是有的商业银行,在过节的时候一下子就发4万块钱的购物卡,这哪是大家能比的。”

复杂的体系僵化的钱

李强所在的银行,有着一套复杂的薪资调整体系,在不同的级别中都有多个等级的工资标准,员工级别的最高工资大约税后每月1.5万元。“再往上就是处级的等级划分了,在处级里也分成了很多的标准。”

工资每年都会有所调整,而这种调整只有上涨不会下跌。工作几年之后,李强对于工资和福利的感受则没有很大的期盼,“钱比较死,不会有大的变化。”

李强的这一感受来自与某商业银行同学的比较,这名同学的月工资并不及李强,但是每个季度都有一次奖金,奖金的额度随着企业经营的好坏进行不同程度的调整。“几万块钱甚至更多,也有比较少的时候,企业经营与员工奖金的收入挂钩比较紧密,发放多少的差异很大。”

在李强所供职的这家国有银行,却从未出现过让他如此艳羡的季度奖金。在他看来,这与国有银行薪酬中的设置有关,“在大家这,不管企业的好与不好,就算企业在亏损,我也都拿这么多钱,这或许就是很多人眼中,央企的工作安稳福利又好的一个体现吧。”

“高管要搞绩效年薪,作为中层的领导同样可能会跟着,再往下像大家基层员工,实施绩效年薪只是时间早晚。这会让大家的薪酬降低、持平还是上涨呢?这可能就要看企业的经营状况了。”李强说,随后可能会影响到公积金的缴存,现在李强的公积金缴存是按照工资的全额缴存,每月的公积金共有五千多元,可以轻松应对房屋贷款。“最坏的情况就是,福利减少了,工资降低了,公积金的缴存也没有那么多了,这样对大家同样是靠工资吃饭的人来说,影响比较大。”

每到年底,李强的工资卡中也会多出四五万元的年终奖,这笔钱并不会在年底的第一时间打到卡中,而是会在次年年中到账,“这可能是因为上市企业的原因,涉及到年报的问题,反正大家都习惯了年终奖变成年中奖。”

何去何从的隐性收入

在外界看来,众多央企中不仅高管拿着惊人的高收入,普通员工也拥有令人艳羡的收入与福利。这些不仅体现在工资中,还有不同名目的福利等隐性收入。但在李强看来事实并非如此,与商业银行相比,央企承受着同样的压力与竞争,而收入水平却低于同类商业银行,这也使得一些国有银行中层和员工出现了抱怨之声。

经济学家仲大军表示,灰色收入、隐性收入太多,从而国内收入分配拉开了很大的差距。由于有人拿了很多的灰色收入,使得社会间的收入分配拉开了差距,会造成严重的贫富不均和两极分化,穷的更穷,富的更富。富裕起来的人可以更多地消费,可以过更好的生活,甚至豪侈的生活。那些低收入的就落得一个很窘迫的境地,这也使人们之间产生了贫富差异,由此导致了人们人格上的一种不平等。

“如果是经营得好导致良好的经济效益,工资高一些是正常的。但要把经营性收入和资源性收入、垄断性收入进行区分。重点解决工资以外的灰色收入问题。” 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则认为,公众眼中一些央企,尤其是垄断行业的央企、国企工资高其实未必是准确的。虽然有些企业平均收入高,但是多数普通员工工资并不高,主要是一些高管的工资很高,拉升了平均工资。实际上,一些垄断性行业工资以外的收入往往超过工资收入,甚至是几倍,所以单纯调整工资意义不大。

在仲大军看来,央企负责人的薪酬改革一定会触及到一些人的利益,同时也会让一些企业的利益受损。“大型央企、国有企业的人事任免中,还未完全适应民营董事的任免程序。管理层还是分行政级别,高管还是由组织部门委派。所以在现实情况下,目前需要用市场机制促进改革,同时与传统的管理干部方式有机结合才行。”

对于呼之欲出的薪酬改革,李强在观察,更多的关注在于将会对自己产生怎样的影响。(记者 赵喜斌)

    

关注员福网

实时了解更多美高梅手机官方网站行业咨询,了解更多员福网动态,敬请关注员福网官方微信订阅号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